卢氏旅游网
夏末商初时之卢氏名人—伊 尹
 

  伊尹,名挚,号阿衡或保衡,夏末商初时期莘(今卢氏古莘地)人。以其生于伊水之上,官职为尹,史称伊尹。
  伊尹精于烹饪,关心时政,总想寻找机会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。他认为:“与其处畎亩之中以乐尧舜之道,不如使是君为尧舜之君,使是民为尧舜之民,不如吾亲身见之。”先知者应该觉后知,先觉者应该觉后觉,以天下为己任,立志改造社会的思想油然而生。以致“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,若己推而内(纳)之沟中”. 《史记·殷本纪》记载:伊尹想求见汤却没有途径,恰好汤求婚于有莘氏女,伊就去做有莘氏女子的陪嫁男仆,背着饮饭用的鼎俎来见汤,用烹调滋味的例子向汤游说,使汤致力于王道政治。也有人说,伊尹本是有才德而不肯做官的隐士,成汤曾派人去聘迎他,前后去了五趟,他才答应前来归从,向成汤讲述了远古帝王及九类君主的所作所为,成汤于是举用了他,委任他管理国政。伊尹曾经离开汤到夏朝去,看到夏桀灭德作威、暴虐荒淫后,便又回到了亳,毅然决然地和汤一起举起了义旗,伐桀灭夏。
  伊尹辅汤以后,整军经武,扩展地盘。史书上有“汤一征,自葛始,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”的记载。讨伐从葛国开始,因葛伯借口没有米和肉祭祀祖宗,汤使遗牛羊作为牺牲,又使众代为耕以供粢盛,葛伯反而为夺取饭食把给代耕者送饭的孩子杀掉了,这样就激起了公愤。成汤说:“我曾讲过人照水面可以看到自己的形貌,观察民众的状况就能知道国家治理与否。”伊尹说:“英明啊!能够听取别人的意见,治国之道就会取得进展。国君能够爱护民众,有德行的人就会齐聚朝堂。勉励吧,勉励吧!”汤对葛伯说:“你不敬顺天命,我就要重重地惩罚你,绝不宽赦。”伊尹积极参加了讨伐葛伯的战争。他在成汤向外扩张的斗争中,为商罗致了不少有用的人才。汤在征服了附近几个小国后,乘灭掉夏在东方的韦、顾两个小国之势,继续进攻在洛阳的夏桀,桀迎战于鸣条,失败后逃到昆吾,汤又灭了昆吾,桀逃,死于南巢。伊尹向诸侯通报战况,诸侯全部归服,汤登上天子之位。伊尹在辅汤伐桀过程中,始终是成汤的老师和左右手,做出了重大的贡献。孟子说:“汤之于伊尹,学焉而后臣之”; 《尚书·汤诰》中也说:“聿求元圣,与之戮力。”就是说:为了灭夏,我专门请教了元圣伊尹,与他共同努力,才完成了大功。
  商汤死之后,其太子太丁未立而亡,伊尹就先后辅立太丁弟外丙、仲壬。仲壬死后伊尹复辅立太丁之子太甲为帝。
  太甲元年,为使太甲成为一名合格的帝王,伊尹作了《伊训》、《肆命》、《徂后》。他用夏桀失天下的教训来儆戒嗣王说:“惟兹三风(巫风、淫风、乱风)十愆,卿士有一于身,家必丧;邦君有一于身,国必亡”。正是“殷鉴不远,在夏后之世”。他特别指出:我们商得天下固然托福于上帝的保佑,但上帝是靠不住的,“惟上帝无常,作善,降之百祥;作不善,降之百殃。”不要以为好事太小不值得去做,即使是小好事,做得多了也会“万邦维庆”;也不要觉得坏事不大,做一点没关系,须知小坏事干得多了足以“附厥宗”。谁知太甲刚愎自用,根本不听伊尹劝告。
  太甲帝临政三年之后,昏乱暴虐,违背了成汤的法度,背乱德义,伊尹就采取断然措施,把他流放到汤的葬地桐宫。而后他自己代行政务,主持国政,朝会诸侯。
  太甲帝在桐宫住了三年,乃痛改前非,重新向善,伊尹便将其接归复位,还以国政。从此,太甲修行德政,诸侯都来归服,百姓也因此得以安宁。
  伊尹要归养乡里了,写《咸有一德》一篇,作为最后的礼物奉献给嗣王。这里他十分强调咸有一德的“一”,有以下三层意思:照今天的话讲,就是要一心一意地为百姓办好事(德惟一,动罔不吉;德二三,动罔不凶);办好事要始终一贯地坚持不懈(终始惟一,时乃日新);要让一切人都过上幸福生活(匹夫匹妇不获自尽,民主罔与成厥功).
  太甲卒,子沃丁继位。沃丁临政之时,伊尹去世了。在亳地安葬了伊尹之后,为了用伊尹的事迹垂训后人,咎单作了《沃丁》一篇。伊尹的一生,是无私奉献的一生,为后来人树立了光辉榜样,所以,当公孙丑问及伊尹放太子甲于桐的往事时,孟子说:“有伊尹之志则可,无伊尹之志则篡也。”对伊尹的高风亮节,做出了高度评价。
  伊尹的道德功业、治国才能,为历代所推崇:《尚书》尊之为“元圣”,韩非子誉之为“至智”,孟子称他是“圣之任者”,后人常将他和西周贤相吕尚(姜子牙)并列,杜甫颂扬诸葛亮时,就写下了“伯仲之间见伊吕”的名句。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